书智学习资讯网

考研考博考证资料资讯平台

西方经济学高鸿业-高鸿业先生二三事及作品介绍

| 暂无评论

高鸿业先生是我的博士生导师,尽管他已经去世接近9年,全中国的经管类本科生仍然在使用他主编的经济学教材,很多经济学子仍然记得他平凡而不平淡的人生。谨以此文,回忆先生,纪念先生。

(一)改读经济学

抗日战争爆发后的第二年,先生高中毕业,抱着“科工救国”的朴素想法,选择了自己并不特别擅长的学工道路,考进了刚刚迁到重庆的国立交通大学机械系。1944年春天,即将大学毕业的先生,应征入伍,被派遣到昆明炮兵学校,任炮兵战术课程的英文翻译。第二年夏天,先生又被派遣到美国密西西比州的凯丝洛飞机场,担任民国政府留美空军的翻译。是年秋天,翻译任务结束,先生面临着一次重要人生选择:是回国就业,还是留在美国深造?是继续学工,还是转换专业?先生经过权衡,认识到工科并不是自己的强项,而且,抗日战争早已胜利结束,“科工救国”已无必要,尔后国家的主要任务是经济建设。所以,先生选择留在美国,进入科罗拉多大学,改读经济学。

由工科转到文法科后,先生需要补修许多专业基础课程。另外,先生当时没有任何经济来源,需要一边打工,一边读书,生活艰苦而又不安定。所以,直到1951年,先生才修完经济学博士学位所规定的全部课程,并通过考试,只剩下撰写学位论文。

按照当时美国大学的常规,学生可以住校写论文,也可以离校先就业,在规定时间内提交论文,并通过答辩。先生选择了后一种方式。原因是修读博士课程期间,经济过于拮据,先生常常一天只能吃一顿正规伙食,剩下的两顿用方便食品充饥。先生想先找一份工作,改善一下经济状况。起初,先生到美国西部地球物理探矿公司当计算员。接着,先生又到旧金山建筑公司做助理工程师。最后,先生到了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经济学系做助教。在这里,先生不仅有了稳定的经济收入,更重要的是能经常见到萨缪尔森、阿罗、加尔布雷思等著名学者,可以随时向他们请教,与青年同事切磋和交流,是撰写学位论文的理想环境。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两年的艰苦努力,题为“杜森贝利消费函数的修正和检验”的学位论文,初稿基本完成了。

1955年秋天,先生带着论文初稿,回到科罗拉多大学。又经过将近一学期的精心修改和补充完善,终于在1956年初顺利通过答辩,取得了经济学博士学位。这次明智选择,先生完全改写了自己的人生方向,奠定了终身事业的基础。

(二)回国服务

获得博士学位后,先生又面临着一次重要人生选择:是继续留在美国谋生,还是回国服务?先生总的倾向是回国,期望把学到的知识奉献给祖国母亲!但是,离开故土已经12年了。母亲还认这个游子吗?自己能适应全新的社会吗?一时间,先生拿不定主意,寝食难安,非常苦恼。

正在此时,密苏里大学管理学院的院长造访科罗拉多大学,谈到有意聘请一位商业统计教授。先生博士学位的辅系(即第二专业)是统计,正符合聘用条件。系里有一位老师很欣赏先生的才华,就向院长做了强力推荐。经过面试,院长对先生也很满意,就当场拍板聘用了。先生当时的想法是,既然令人苦恼的回国问题一时定不下来,何不先到大学里过渡一下,让思绪平静下来,等有合适的时机时再作抉择。这样,先生就成了密苏里大学管理学院的副教授。

美国大学教授的物质待遇是令人满意的。先生添置了衣物,购买了汽车,一天三顿都有正规的伙食,半工半读的穷学生日子一下子上升到中等程度。但是,舒适的物质生活并不能丝毫减弱先生对祖国的思念和眷恋,精神上的痛苦日甚一日。先生翻来覆去地思考,已经35岁了,成家立业似乎已经不能再拖。可是,如果在美国成家,有了家庭拖累,回国就更难了,甚至成为完全不可能。另外,当时美国的种族歧视比较严重。例如在公共汽车上,黑人必须给白人让座。黄种人虽然好些,但是要做到中上层,比如说当教授,就非常难。先生时常感觉,自己是个“二等市民”。如果留在美国,最终归宿顶多是有一辆汽车和一幢住宅,晚年在街心公园的草地上晒太阳,事业上未必会有什么成就。更重要的是,先生有一个基本想法:“如果要我一辈子,一直都在外国给外国人打工,那,我不干,我死的时候心里一定很不安宁。不管怎么说,我是中国人,是吃中国饭长大的,一辈子没给中国人干一点活儿,对不起国家,那会是终生不可弥补的遗憾。”正在这时,中美两国在华沙进行了谈判。在美国的中国公民,被允许通过印度大使馆办理回国手序。先生得知消息后,知道机会来了,立即决定回国。

1957年春天,先生向学校匆匆递交了辞呈,草草收拾行囊,取道香港,回到阔别多年的祖国。《光明日报》报道了先生回国的消息。先生应邀到各地参观访问,受到当地人民的热烈欢迎和盛情款待,并亲眼目睹了蒸蒸日上的火热建设场面,倍感亲切和深受鼓舞,决心为国家做实事,多做事。后来,先生又多次回访美国,见到了一些当年没有回国的大陆朋友和同学。其境遇与先生过去预料的基本一样。对照自己的经历,先生非常感慨地说,当初决定回国对自己是有利的,我不后悔!如果再给一次机会,还会选择回国。先生回国后一直在教育战线上耕耘,为国家培养了大批优秀建设人才。这不仅对先生有利,而且对国家也是有利的。现在看来,先生当初选择回国,找到了正确的人生道路,实乃明智之举,有自知之明。

(三)去大学教书

回国后,先生又面临着工作选择问题:是去科学院做学术研究,还是去大学教书育人?这颇让先生费了一番心思。先生考虑,科研院所的任务是科学研究,探索未知世界的奥秘。就自己所专长的基础经济理论来说,科研就是要探索新中国经济运行的规律。由于约束条件的限制和不确定性,这种研究可能没有成果。在科学探索中,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但在先生看来,如果自己没有取得研究成果,就等于什么事也没有做,心里很不安。与此不同,大学的主要任务是教书育人。大学教师即使什么科研也没有做,但只要爱岗敬业,为国家培养了有用的建设人才,就是实实在在的成绩。在大学里永远有事可做,有做不完的事。基于这种认识,向来崇尚做实事、多做事的先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到刚成立不久的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系教书。后来,先生不仅教书育人硕果累累,而且科学研究也成绩斐然,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杰出教育家、著名经济学家和资深翻译家。事实表明,先生又做了一次明智的选择!

历史喜欢跟人开玩笑。你越想做某件事,它越不让你干。先生到大学后就遇到了这种尴尬。先生早年在美国学的是理论经济学。回国前,国内各大学的经济系还开设此类课程。先生回国后,情况就起了变化:大学只讲授马克思经济学;西方经济理论统统被打成“庸俗经济学”,从课堂上消失了。先生开始在家赋闲,但不肯改换门庭,也不轻言放弃。所幸的是,人民大学(还有北京大学)不久后又重新开设了西方经济学,由先生主讲。但课程名称改成了“资产阶级经济学批判”,任务是为马克思经济学提供一个批判的靶子。先生回忆当年的情景时说,“当时马克思主义要前进,需要一个对立面。好比唱戏,有人演红脸,也要有人演白脸。我就是演大白脸曹操的。不管是演白脸还是演红脸,只要有戏就行。”尽管西方经济学是“靶子”,课时又很少,但先生对每一堂课,都精心准备,认真讲授,一丝不苟,决不马虎。为了提高授课质量,先生还在60年代,同北京大学的几位学者合作,编写了一本《凯恩斯主义》。后来,先生又翻译了萨缪尔森的经典教材《经济学》。在整个80年代,该书是国内惟一完整全面介绍西方经济理论的作品,开一时风气之先。当时莘莘学子与经济界人士几乎“人手一册”。当今许多有造诣的经济学人,就是受这本书的启蒙,踏入经济学大门的。

改革开放后,大学全面开设西方经济学,并被列为经济学专业的主干课。适应这种需要,先生夜以继日地编纂和主编各种层次的经济学教科书,其中本科学生用的《西方经济学》最为著名,影响最大,迄今已经修订再版四次,发行了1000多万册。受惠于这本教材的青年学子,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先生,都自认是先生的弟子。先生桃李满天下,是名副其实的著名教育家。需要提及的是,先生已被遴选为全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和建设工程第二批教材《西方经济学》的首席专家。令人痛心的是,先生再也不能主持这部教材的设计和编写了。

先生在人民大学一呆就是50年。不管是在僵化封闭的时期,还是在改革开放的年代,先生始终不为威武所屈,贫贱所移,富贵所淫,坚守在引进、借鉴、教授西方经济学的岗位上。由此,我们知道了什么叫“甘于坐冷板凳”,什么叫“耐得住寂寞”,平添了一分对先生的深深敬意。

(四)做普通经济学人

上世纪90年代,山西经济出版社出版了一套《中国当代经济学家文丛》,收入了以孙冶方、薛暮桥、于光远、许涤新、马洪等为代表的60位国内久负盛名的经济学家的论文和专著。《高鸿业选集》是其中之一。我读博一的时候,先生曾送我一本。在序言中,先生写了这样一段话:“本书的作者是一个普通的经济学人,其不同之处仅在于一生从事于经济学的学习、研究和教学工作。作为一个普通经济学人的著作,本书既缺乏能规范思维的理论体系,又没有提出高瞻远瞩的济世良策。即使存在着某些有助于解决现实问题的管见,那也会随着客观环境的变化而失去意义。如果说,本书还有一点用处的话,那也许是能为以后研究中国社会历史变迁的人们提供一些资料。因为本书的内容也可以被看作一个普通经济学人对他所身处的时代所做出的反应。”

在这里,先生首先把自己定位为“普通经济学人”,而不是芸芸众生所梦寐以求的经济学家,也不是著名经济学家,更不是成就卓著的经济学家。读过先生文集的人都觉得,先生太过谦虚了。先生却非常认真地说,这不是谦虚,是实事求是。你们知道,北京大学有位陈岱孙先生吧,学问比我大多了。还有杜度,也比我懂得多。杜度这个人从来不写文章,但问什么他都懂。可是,现在有谁还能记得他们呢?这就是普通人,普通的经济学人!先生似乎意犹未尽,接着又有些悲怆地预言,我高鸿业死后三年,大概就没有什么人记得了。如果那时还有人记得,就是托了凯恩斯的福。因为我翻译了他的《通论》。如果以后中国还有人读《通论》,英文又没有完全过关,他们就有可能选用我这个译本,仅此而已。先生已经参透红尘,清楚自己的社会角色和历史定位,从来没有奢望当什么经济学家,更不想接受“大师”、“泰斗”之类的虚幻称号。我想,这就是先生不同于常人的高明之处吧!

不仅如此,先生还把自己的文集定义为“资料”,而不是“填补国内空白的领先之作”,更不是流传百世的鸿篇巨制。这种自我认定,既是先生为人低调、谦虚的体现,也是先生对一般经济学著作历史命运的深刻理解和准确把握。在先生看来,经济学的研究涉及到人、社会以及二者之间的关系,而这些关系都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有所改变。因此,经济学具有强烈的时代感和历史性。由于时代的变迁,除了极少数的著名著作,如马克思的《资本论》、斯密的《国富论》,也许还有凯恩斯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等,能得以长期流传以外,一般的经济学著作都会经过时间的剥蚀和淘汰,最终风消云散,甚至消失殆尽。自己的文集就是这样的著作。先生对数百年的经济学发展史,了然于胸,深知自己著作的学术价值和历史命运,故有如此界定。然而,这绝对不会削弱其现实意义和历史价值,而且更利于传播其思想。过去,先生的“资料”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了经济学,认识了经济改革,推动了经济学教育。如今,人们仍然可以从这些“资料”中获取信息、受到启发、得到教益。学生们会记住先生,历史也会记住先生。

(五)不过生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学生为导师组织生日庆典、纪念执教XX周年、出版纪念文集等,开始流行起来,并俨然成了惯例。现在又有人张罗为导师出传了。先生在人民大学执教50年,指导了近百位博士生和硕士生,培养了不计其数的本科学生。我辈等未得先生真传,不能脱俗,时常惦记着先生的生日或执教多少周年,屡屡提议给先生组织什么庆典。每次都遭到先生婉言谢绝。有一位师兄看到一些不如先生的人在那里大张旗鼓地搞庆典,有些看不惯,就在电话中争辩说,别人可以搞庆典,您是经济学大师,学界泰斗,为什么不能搞?先生听后顿时激动起来,提高声音说,不要再提什么“大师”啊,“泰斗”啊之类的话了。这些统统与我无关!高鸿业别的本事没有,自知之明还是有一点的。我这一辈子能干活的时候,没有机会;等到有机会做事情了,人又老了,做不动了。我实在是没有贡献,愧对社会啊!我现在最害怕的就是过生日,就因为自己没有贡献!先生停了一会,又接着说,实际上,对社会真正有贡献的人,造福子孙后代的人,不用过生日,也会有人记得。你看李冰父子,修了那么好的都江堰,造福那么多人,直到现在还有那么多人自发地去拜祭。根本用不着什么人专门去操办。我没有什么贡献,搞这些活动没有任何意义!你们与其劳神费力的做这些无用功,还不如去干点别的更有意义的事,不是吗?弟了们拗不过先生,也不愿拂先生的愿,所以直至先生去逝,也没有组织过一次正式的庆典活动。这不仅在人民大学,就是在国内学界,恐怕也是少有的。每每想到这些,我辈学子内心都生出一份深深的敬意。

常识告诉我们,做事很少的人,往往自诩贡献很大。相反,做事很多的人,又往往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贡献。先生就属于后一种人。这可能同先生深谙经济学说史有关。在先生心目中,哪些人算有贡献呢?就是那些学说史上有位置的人,包括当代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如萨缪尔森等。自己那点东西,还有那本文集,充其量是“一个普通经济学人”提供给供后人研究社会变迁的“资料”,经过时间的剥蚀和淘汰,“最终会风消云散,甚至消失殆尽“。先生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坚持的。然而,学界却有公论:先生是我国有重要贡献的杰出教育家、著名经济学家和资深翻译家。例如,吴易风先生曾经在《光明日报》上发表长篇文章,高度评价先生的四大学术贡献:一是应商务印书馆之约,翻译了萨缪尔森的《经济学》和凯恩斯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推动了西方经济学在我国的普及和传播;二是编撰适合中国特点的西方经济学教科书,培育了一批又一批青年学子;三是提出了西方经济学教育思想,推动了中国经济学教育;四是探索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提出了一系列独到见解,为我国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作了贡献。方福前老师也在一篇文章提到,先生的强项是评价西方经济学,而评价西方经济学至少应具备四个方面的功底:一是对西方经济学有广博的知识和精深的研究,二是有坚实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基础,并善于用以审视和分析西方经济学,三是有足够的外文阅读能力和高等数学基础,四是对中国现实经济问题有透彻的理解。在我国经济学界,同时具备这四个方面功底的人不多,而高鸿业先生却兼而有之。如今,在中国的大学里,高鸿业成了当代中国经济学无法绕开的名字,并在一定程度上等同于西方经济学。这或许是当代学子深情怀念先生,追忆先生的原故吧。看到此情此景,料先生在天之灵,会感到欣慰的。

高鸿业《西方经济学(宏观部分)》(第7版)名校考研真题详解

目录

第12章 宏观经济的基本指标及其衡量

 一、名词解释

 二、简答题

 三、计算题

 四、论述题

第13章 国民收入的决定:收入-支出模型

 一、名词解释

 二、简答题

 三、计算题

 四、论述题

第14章 国民收入的决定:IS-LM模型

 一、名词解释

 二、简答题

 三、计算题

 四、论述题

第15章 国民收入的决定:AD-AS模型

 一、名词解释

 二、简答题

 三、计算题

 四、论述题

第16章 失业与通货膨胀

 一、名词解释

 二、简答题

 三、计算题

 四、论述题

第17章 宏观经济政策

 一、名词解释

 二、简答题

 三、计算题

 四、论述题

第18章 蒙代尔-弗莱明模型

 一、名词解释

 二、简答题

 三、计算题

 四、论述题

第19章 经济增长

 一、名词解释

 二、简答题

 三、计算题

 四、论述题

第20章 宏观经济学的微观基础

 一、名词解释

 二、简答题

 三、计算题

第21章 新古典宏观经济学和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

 一、名词解释

 二、简答题

 三、计算题

 四、论述题

第22章 西方经济学与中国

发表评论

*为必填字段!